<p id="hfvjz"></p>
    <p id="hfvjz"></p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hfvjz"><big id="hfvjz"><p id="hfvjz"></p></big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i id="hfvjz"><sub id="hfvjz"></sub></i>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>詳情頁面 

            蘇東坡的“花”樣人生
            2023年第4期 —— 八面來風 作者:文/江柳 圖/本刊資料

            “春未老,風細柳斜斜。試上超然臺上望,半壕春水一城花。煙雨暗千家?!闭欠被ㄋ棋\的季節。在蘇東坡眼里,滿城都是花,滿眼都是花。蘇東坡愛花、種花、寫花。他走一路,寫一路;寫一路,火一路。一不小心,寫出來就是千古名篇;一不小心,就為一個地方做了千年廣告。

              謫居黃州期間,蘇東坡寫下《紅梅三首》,其一曰:“怕愁貪睡獨開遲,自恐冰容不入時。故作小紅桃杏色,尚余孤瘦雪霜姿?!痹娙擞脭M人手法,將紅梅艷如桃杏又冷若冰霜、傲然挺立的品格描繪得惟妙惟肖?;ㄋ泼廊?,美人似花,紅梅被賦予青春的生命和情感。又寫《海棠》:“東風裊裊泛崇光,香霧空蒙月轉廊。只恐夜深花睡去,故燒高燭照紅妝?!币矊⒒ū让廊?、美人比花,空氣中頓時彌漫著濃烈的花香,充滿了迷幻浪漫的氛圍。海棠如此芳華燦爛,詩人不忍心讓她獨自棲身于凄冷幽暗之中。詩人寫花,其實是在寫自己?;ㄊ侨说幕?。

              北宋熙寧四年(1071年),蘇東坡任杭州通判,與時任太守陳襄共事。蘇東坡十分敬重陳襄的品德,以芙蓉為題,作詩贊美:“千林掃作一番黃,只有芙蓉獨自芳。喚作拒霜知未稱,細思卻是最宜霜?!鄙谋举|,不經歷風霜就開不出瑰麗的奇葩來,是謂“宜霜”。詩人贊頌陳襄的風骨,又何嘗不是以此自況。又一日,蘇東坡到杭州吉祥寺看牡丹。春已老,花將謝。從寺僧得知,陳太守今年未來看花。蘇東坡代花不平,作了一首短詩給陳襄:“今歲東風巧剪裁,含情只待使君來。對花無信花應恨,直恐明年便不開?!标愊遄x了詩,深感愧疚,次日即邀大家同往吉祥寺賞花飲酒。蘇東坡席上再賦一首,代花致意:“仙衣不用剪刀裁,國色初酣卯酒來。太守問花花有語,為君零落為君開?!鼻耙皇讓懩档さ挠脑?,后一首寫牡丹的深情,把花的嬌羞嗔怪、脈脈含情和太守的深情厚誼、高尚風骨刻畫得入木三分、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            在常人看來,蘇東坡的人生其實就是一團崎嶇坎坷、顛沛流離的亂麻花。我用8341”將蘇東坡的人生經歷作了概括。他當過密州、徐州、湖州、登州、杭州、揚州、潁州、定州“八州太守”,做過吏部、兵部、禮部“三部尚書”,遭過黃州、惠州、儋州和未及到任的汝州“四處貶謫”,任過一任翰林學士知制誥的“皇帝秘書”。蘇東坡從政40年,在地方33年,在朝廷7年;在任做官28年,被貶謫12年。他的足跡從西邊的鳳翔到東邊的登州,從北邊的定州到南邊的儋州,幾乎遍及北宋的版圖。一身猶寄于天地之間,隨風飄蕩。這樣的“交流”幅度和頻率也是前無古人、后無來者。粗略統計,從他離開家鄉眉州進京趕考到在常州去世的454個月時間里,他經歷了24次長途跋涉旅行,累計時間65個月。長的一年半載,短的也有個把月。他不是在趕考、奔喪的路上,就是在貶謫、赴任的路上。我們實在無法想象,他是如何應對如此漫長旅途的雨雪風霜、饑寒交迫、困乏勞頓。但我們相信,他心中有花,有花的品格,使他能夠坦然面對各種低潮和困境,繼而發出“問汝平生功業,黃州惠州儋州”的感嘆。

              初貶黃州,他掉進人生的萬丈深淵。稍事喘息后,就對別人說:“臨皋亭下,八十數步,便是大江,其半是峨眉雪水,吾飲食沐浴皆取焉,何必歸鄉哉!江山風月,本無常主,閑者便是主人?!焙髞碛謱懥恕抖L波》:“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?!蹦挠幸稽c風雨中的狼狽,活脫脫一副“勝似閑庭信步”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  再貶惠州,更是生命的不堪。古代的五嶺分隔中原文明與南國蠻荒,貶謫嶺外為最重的懲罰??傻搅嘶葜?,蘇東坡便寫下《記游松風亭》:“余嘗寓居惠州嘉佑寺,縱步松風亭下。足力疲乏,思欲就亭止息。望亭宇尚在木末,意謂是如何得到?良久,忽曰:此間有甚么歇不得處?由是如掛鉤之魚,忽得解脫?!币幌伦泳妥晕曳棚w了。不僅放飛,還樂不思蜀:“羅浮山下四時春,盧橘楊梅次第新。日啖荔枝三百顆,不辭長作嶺南人?!备猩跽?,又寫出《縱筆》一詩:“白頭蕭散滿霜風,小閣藤床寄病容。報道先生春睡美,道人輕打五更鐘?!眰髦辆?,被政敵章惇看到,驚曰:“蘇某尚爾快活耶?!彼煸儋H儋州。

              儋州是何等地方啊?!顿倏h志》云:“蓋地極炎熱,而海風甚寒,山中多雨多霧,林木陰翳,燥濕之氣郁不能達,蒸而為云,停而為水,莫不有毒?!碧K東坡《答程儒書》:“此間食無肉,病無藥,居無室,出無友,冬無炭,夏無寒泉,然亦未易悉數,大率皆無耳?!奔幢闳绱?,他還是寫下《縱筆三首》,其一曰:“寂寂東坡一病翁,白須蕭散滿霜風。小兒誤喜朱顏在,一笑哪知是酒紅?!焙赛c小酒,自我解嘲,一切都煙消云散了。

              蘇東坡的人生,有金榜題名、位極人臣的巔峰,也有身陷囹圄、一貶再貶的磨難。但他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,活出超然物外的曠逸氣質、詼諧天真的盎然情趣、從容不迫的瀟灑風度。只因他心中有花、有天真、有善良、有美好。

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期刊閱覽 | 網上投稿 |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楚天主人雜志社     鄂ICP備13016411號     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1686號
            男生戳美女两腿中间那个视频_打飞专用熟妇高潮图片_王妃打开双腿调教含玉势_真实国产老熟女无套中出

              <p id="hfvjz"></p>
              <p id="hfvjz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hfvjz"><big id="hfvjz"><p id="hfvjz"></p></big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"hfvjz"><sub id="hfvjz"></sub></i>